通遼廣聯農機
全站搜索

深度分析農機補貼分檔和補貼額政策調整

2018年2月7日,農業部發布《<2018—2020年全國通用類農業機械中央財政資金最高補貼額一覽表>公示》(農機推(專)發〔2018〕2號),行業期待已久的補貼分檔和補貼額政策終于面世,雖還不是最終結果,但是已經足以反映政策的調整目標和態度。

640.webp (4).jpg

此次通用類補貼分檔和補貼額調整也是遵循“大穩定、小調整”的原則。調整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對上一補貼周期出現違規問題較多的產品加大調整力度(如輪式拖拉機和自走式噴桿噴霧機),降低了補貼額和調整分檔參數。

二是根據農機化發展形勢壓縮通用類總品目數量,但也增加部分品目中的產品(如輕型履帶拖拉機)。

三是對部分分檔參數和補貼額進行調整,不是一味地降低補貼額,而是有減有增,對2016年一刀切普降補貼額的做法采取理性回歸方式,提高政策制定的科學性。

四是不盲目引導產品大型化。這次對大型輪式拖拉機等產品下調了補貼額,并取消喂入量8kg/s以上的小麥機檔次,充分說明調控以實現與新時期農業經營規模和農機化發展水平相適應。

從此次調整的結果看,整體比較合理。

一、總體變化情況

1.品目和檔次逐步減少

通用類產品實行全國統一分類分檔并制定最高補貼額在上一輪補貼政策制定就開始實施。2015年執行《農業部辦公廳關于印發<2015—2017年全國通用類農業機械中央財政資金最高補貼額一覽表>的通知》(農辦機[2015]5號)(以下簡稱2015版)。2016年開始執行《農業部辦公廳關于對<2015—2017年全國通用類農業機械中央財政資金最高補貼額一覽表>進行調整的通知》(農辦機〔2015〕29號)(以下簡稱2016版)。

通用類品目從2015版的83個,2016版的23個,到這次減少為20個,補貼品目數量在精減。本次公示稿與2016版相比取消了條播機、噴灌機兩個品目,貯奶罐、冷藏罐合并為貯奶(冷藏)罐品目。另外壓捆機品目中增加了固定式壓捆機,履帶拖拉機品目中增加了輕型履帶拖拉機產品,自走式玉米聯合收獲機品目取消了兼收小麥型玉米收獲機。

通用類機具補貼分檔數量也在減少,從2016版的232個檔次減少到此次的200個。即使除去條播機和噴灌機12個品目,也減少了20個檔次。其中輪式拖拉機檔次減少最多,檔次劃分向粗線條發展。

2.補貼額上調多于下調

此次公示稿調整,補貼額上調的品目多于下調,與大家之前的預想相反,說明補貼政策和方向也在動態變化。據粗略統計,此次補貼額公示稿中有83個分檔上調補貼金額,33個分檔補貼金額相同,55個分檔下調補貼金額。

補貼額主要是基于上一年度同一檔次產品市場售價平均值的30%進行測算。基于CPI物價指數的上升,發動機國二升國三,環保監查原材料上漲等因素,農機單機成本在上升,企業的利潤受嚴重擠壓,2017年農機行業出現大面積虧損,大企業也不例外。所以這次補貼額上調多于下調,也確實符合市場實際和行業實情。

但是也考慮了補貼系統中企業填寫市場售價的水分問題。比如目前農機主管部門嚴查補貼額虛高的現象,企業虛開發票成為一種潛規則,很多補貼虛高產品都是根據補貼額來確定和填寫銷售價格,真假很難辨別。

3. 通用類與非通用類的“二八規律”

通用類指應用較為廣泛、補貼資金使用量較大、技術標準體系完善、適宜全國統一分檔的機具。另外其他100多種品目為非通用類。此次公示的通用類品目和檔次的數量都在減少,體現了簡政放權的理念不斷深入,但也反映出農機化主管部門集中精力抓好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

因為農機購置補貼資金也符合“二八規律”經濟學。即占總品目不到20%的通用類品目的補貼資金占總補貼資金的80%左右。抓住了通用類品目的分檔和補貼額,也就保證了補貼資金總體風險可控。

具體是:20個通用類品目占所有補貼品目的14.6%(2015—2017年為137個品目,2018—2020年是140個左右),各省實際選取的補貼品目只有100個左右,所以通用類品目實際占比接近20%。

另外,20個通用類品目補貼資金占補貼資金總額的80%左右。其中拖拉機補貼資金占35%~40%,收獲機械(小麥、水稻、玉米)占20%左右。

二、具體變化情況和發展趨勢

對此次分檔或補貼額變化幅度比較大以及受關注度比較高的10個品目做具體分。主要是與2016版補貼額進行比較。

640.webp (5).jpg

1.自走式履帶旋耕機

由“耕幅≥1200mm”補貼12600元拆分為兩檔,分為“1200mm≤耕幅<2000mm”補貼8300元,“耕幅≥2000mm”補貼15100元。可見1200mm≤耕幅<2000mm這一檔次產品補貼額下滑明顯。

自走式履帶旋耕機是近年來從湖南省興起的新型產品,在南方水田應用較為廣泛,大部分生產自走式履帶谷物聯合收割機的廠家也紛紛涉足。該產品目前沒有部級推廣鑒定大綱,行業有兩種結構形式通過推廣鑒定,分別代表兩種省級推廣鑒定大綱,一種是旋耕部件與底盤連為一體,另一種是旋耕部件與底盤可分離,可更換其他機具進行作業。

但是,《自走履帶式旋耕機》(JB/T 13081-2017)標準已發布實施,對產品做了定義:以柴油機為動力、履帶為行走裝置,旋耕部件與底盤連為一體的旋耕作業機械。根據新發布的《農業機械試驗鑒定辦法》(征求意見稿),以后只有部級一級推廣鑒定大綱,那么新部級大綱如何制定,對這類產品的未來發展至關重要。之前以省級鑒定大綱鑒定的產品按部級鑒定大綱重新鑒定是大概率事件。

2.深松機

深松機補貼分檔參數中去掉了“全方位式”。其實“全方位式”深松機,一般是指倒梯形的深松機,企業生產和農戶使用都比較少,屬于逐步邊緣化的產品。這次把“全方位”去掉,也符合深松機行業實際發展。

深松機補貼分檔參數中保留了“振動式”,且補貼額比普通深松機高。振動分主動振動和被動振動,從獲證產品來看振動式的相對較少。2016版深松機推廣鑒定大綱中的產品規格確認表中有振動方式一欄,在補貼分檔容易識別。但是老大綱沒有振動方式的參數,不方便識別是否是振動式。

3.精量播種機和免耕精量播種機

在備注中有新要求:其中精量排種器包括氣力式和達到精量要求的指夾式。“達到精量要求的”這7個字的定語,是這次新增的。但如何理解沒有規定,鑒定大綱中沒有定義,獲證企業的推廣鑒定報告技術規格中也沒有體現。

需要注意的是,對于免耕穴播機的分類分檔,享受高補貼額待遇的檔次仍只有牽引式一種,對之前企業反映較多的大型懸掛式免耕精量播種機仍沒有提高補貼額。

4.自走式噴桿噴霧機

640.webp (6).jpg

自走式噴桿噴霧機補貼分檔和補貼額是此次公示稿調整最大的品目之一。

一是補貼分檔參數加上四輪驅動和四輪轉向無疑將這個行業的產品限定在很小的一個范圍。

二是補貼額也有調整,其中50馬力≤功率<100馬力檔次補貼額為從36000 元調整到29400元,下調了近20%,幅度很大。功率≥100馬力補貼額從45000 元重新調回到50000元。對100馬力以下的自走式噴桿噴霧機可謂“雪上加霜”。

此次對自走式噴桿噴霧機深度調整,主要是這類產品補貼亂象已久,行業到了必須重拳治理的地步。早在前兩年江蘇、浙江等南方省份補貼政策中,已將四輪驅動和四輪轉向作為分檔參數,確實起到一定的規范作用,這次調整是在部分省的試點基礎上正式采納。但是四輪驅動和四輪轉向的噴桿噴霧機在南方水田較為適用,在北方旱地則不盡然。這種一刀切的方式確有不妥之處,對正規企業是一種致命打擊,而且還不一定就能遏制住投機企業新的手段。

針對北方旱地作物的自走式噴桿噴霧機,生產企業絕大部分對此調整意見較大。

如果按公示稿的分檔參數,自走式噴桿噴霧機將面臨深度調整,整個行業會遭受重大影響,特別是適用于旱地的機型。水田的自走式噴桿噴霧機可能還好一些。

5.谷物聯合收獲機

640.webp (7).jpg

自走輪式谷物聯合收割機(小麥機)直接取消了喂入量≥8kg/s的檔次,變相將補貼額從90000元下降了45100元,直接腰斬,對這個檔次的產品無疑是毀滅性的。幸運的是部分省份之前已經取消了該檔次的補貼,所以陣痛相對較小。這樣一來,中小喂入量小麥機市場面臨被水稻機侵蝕,大喂入量小麥機市場面臨被玉米籽粒收獲機侵蝕的危機,在兩面夾擊的情況下,小麥機市場不容樂觀。

自走履帶式谷物聯合收割機(水稻機),各檔次補貼額幾乎都有增加,增加幅度達20%左右,是重大利好。仍保留了推廣鑒定檢測時只做水稻一種作物降低一個檔次的規定。雖然補貼額漲了,但是不能盲目樂觀,國家正調減東北寒地井灌和南方雙季稻產區秈稻種植面積1000萬畝以上,而且對稻谷最低收購價格調低了20~40元/100kg。而且該行業正在走向優質企業加速壟斷,其他企業難以為繼的局面。

油菜籽收獲機品目只是將小麥機和水稻機兩個品目進行了簡單合并,補貼額與其沒有任何區別,其實可不列。在補貼額相同且油菜籽產量比谷物低的情況下,申請油菜籽收獲機推廣鑒定和補貼沒有任何優勢。在部分急需推廣地區,或許有項目補助資金。

6.玉米聯合收獲機

640.webp (8).jpg

摘穗型自走式玉米收獲機(含穗莖兼收玉米收獲機)整體補貼額基本沒有變化。但是自走式玉米籽粒聯合收獲機4行和5行補貼額增加較大,其中5行從72900元提高到87400元,增加了近20%。說明國家在引導企業和農戶玉米收獲從摘穗向籽粒直收轉變,通過減少中間作業環節,降低玉米種植成本,提高玉米價格競爭力。促進玉米籽粒直收還需從玉米品種、農藝模式、烘干、倉儲等一攬子政策制度方面協同推進。

小麥機的喂入量≥8kg/s的檔次雖然被取消了,但是與5行玉米籽粒聯合收獲機除割臺外,功率、結構幾乎相當,農戶購買了5行玉米籽粒聯合收獲機,通過換成小麥割臺實現多用途,這在發達國家是十分普遍的,不但降低了用戶的購機成本,也提升了使用率。

7.撿拾打捆機

補貼分檔方式沒有調整,補貼額變化較大,以增加為主。其中“1.7m≤撿拾寬度<2.2m”檔次補貼額增加最多,增幅高達20%,進一步縮小與“撿拾寬度≥2.2m”檔次的差距,其實兩個檔次的機具成本差距確實不大。補貼額的增加對撿拾打捆機是重大利好,會使原本就十分火爆變得火爆“異常”。

目前牽引式撿拾打捆機包括方捆、圓捆和直接裝袋打捆機3種,方捆還分為兩道繩、3道繩、6道繩等不同的密度,以及這幾類分別采用彈齒或秸稈破碎裝置的不同撿拾器。通過排列組合,這幾類產品的成本差異非常大,簡單用撿拾寬度來分檔可能難以區分。

此外,采用撿拾寬度作為分檔參數,或許還存在對作業速度沒有規定的情況下,一些打捆機企業渾水摸魚,采用撿拾寬度很寬、但是壓縮室很小的結構,造成“嘴大、胃小”難以“消化”情況。建議參考谷物收割機采用喂入量作為分檔參數的規則,以草捆密度和喂入量的方式作為分檔參數。另外,自走式撿拾打捆機、收獲打捆一體機等產品也沒有在這次分檔中單獨列出。

8.青飼料收獲機

青飼料收獲機補貼額全線上揚,其中290cm及以上自走其他式青飼料收獲機補貼額度增幅高達20%。說明農機購置補貼政策積極響應國家“糧改飼”農業結構調整。

但是有一種產品,自走式玉米收獲機(穗莖兼收)改裝的青飼料收獲機,能實現玉米收獲和青貯收獲功能,成本相對較低,能否鑒定或是否在補貼品目中具有爭議。

9.輪式拖拉機

640.webp (9).jpg

輪式拖拉機補貼分檔和補貼額是此次公示稿調整最大的品目之一,特別是大馬力的四輪驅動輪拖。

(1)兩輪驅動的輪式拖拉機

一是分檔方式發生變化,100馬力以下按照5馬力進行分檔改為按10馬力分檔。二是檔次大幅減少,分檔粗線條。從原來的20個檔次直接減少到10個檔次。三是補貼額有減有增,20~30馬力段、40~65馬力段的補貼額減少,部分減幅達20%。70~100馬力段的補貼額增加明顯,部分增幅達20%。一減一增,大中馬力與小馬力段補貼額差距進一步拉大,說明補貼政策在鼓勵引導兩驅輪拖向大中型化發展,如表1所示。

表1 兩驅輪拖補貼額變化情況一覽表


2016版分檔參數

補貼額

2018版分檔參數

補貼額

增減

功率<20馬力

2700

功率<20馬力

1800

-900

20馬力≤功率<25馬力

5670

20馬力≤功率<30馬力

5400

-270

25馬力≤功率<30馬力

7020

5400

-1620

30馬力≤功率<35馬力

7830

30馬力≤功率<40馬力

9300

1470

35馬力≤功率<40馬力

8730

9300

570

40馬力≤功率<45馬力

10260

40馬力≤功率<50馬力

10200

-60

45馬力≤功率<50馬力

11700

10200

-1500

50馬力≤功率<55馬力

12960

50馬力≤功率<60馬力

12000

-960

55馬力≤功率<60馬力

15300

12000

-3300

60馬力≤功率<65馬力

16650

60馬力≤功率<70馬力

13800

-2850

65馬力≤功率<70馬力

17550

13800

-3750

70馬力≤功率<75馬力

18000

70馬力≤功率<80馬力

19600

1600

75馬力≤功率<80馬力

18900

19600

700

80馬力≤功率<85馬力

19620

80馬力≤功率<90馬力

23500

3880

85馬力≤功率<90馬力

20700

23500

2800

90馬力≤功率<95馬力

22500

90馬力≤功率<100馬力

27000

4500

95馬力≤功率<100馬力

23400

27000

3600

功率≥100馬力

24300

功率≥100馬力

29100

4800

(2)四輪驅動的輪式拖拉機

一是分檔方式發生變化,2016版分檔中,100馬力以下按照5個馬力段進行分檔;100~150馬力按10馬力進行分檔。2018版改為:100馬力以下按照10馬力進行分檔; 100~200馬力按照20馬力進行分檔,200馬力以上不劃分檔次。二是檔次大幅減少,分檔粗線條:從原來的26個檔次直接減少到15個檔次。三是補貼額普遍下調,如表2所示。

表2 四驅輪拖補貼額變化情況一覽表


2016版分檔參數

補貼額

2018版分檔參數

補貼額

增減

功率<20馬力

3150

功率<20馬力

2100

-1050

20馬力≤功率<25馬力

6210

20馬力≤功率<30馬力

6200

-10

25馬力≤功率<30馬力

9000

6200

-2800

30馬力≤功率<35馬力

9900

30馬力≤功率<40馬力

11600

1700

35馬力≤功率<40馬力

10800

11600

800

40馬力≤功率<45馬力

12690

40馬力≤功率<50馬力

13300

610

45馬力≤功率<50馬力

14400

13300

-1100

50馬力≤功率<55馬力

15750

50馬力≤功率<60馬力

17000

1250

55馬力≤功率<60馬力

17730

17000

-730

60馬力≤功率<65馬力

19530

60馬力≤功率<70馬力

18300

-1230

65馬力≤功率<70馬力

21600

18300

-3300

70馬力≤功率<75馬力

23400

70馬力≤功率<80馬力

24300

900

75馬力≤功率<80馬力

23400

24300

900

80馬力≤功率<85馬力

26820

80馬力≤功率<90馬力

29200

2380

85馬力≤功率<90馬力

28170

29200

1030

90馬力≤功率<95馬力

31500

90馬力≤功率<100馬力

33800

2300

95馬力≤功率<100馬力

33210

33800

590

100馬力≤功率<110馬力

33210

100馬力≤功率<120馬力

33800

590

110馬力≤功率<120馬力

36270

33800

-2470

120馬力≤功率<130馬力

50670

120馬力≤功率<140馬力

46500

-4170

130馬力≤功率<140馬力

63900

46500

-17400

140馬力≤功率<150馬力

85500

140馬力≤功率<160馬力

66700

-18800

150馬力≤功率<180馬力(150馬力)

94500

140馬力≤功率<160馬力

66700

-27800

150馬力≤功率<180馬力(160、170馬力)

94500

160馬力≤功率<180馬力

80700

-13800

180馬力≤功率<200馬力

108000

180馬力≤功率<200馬力

97300

-10700

200馬力≤功率<210馬力

108000

功率≥200馬力

129600

21600

功率≥210馬力

162000

功率≥200馬力

129600

-32400


下滑馬力段主要集中在110馬力以上,其中150馬力降幅高達30%,降幅比例較大的還有130、140、160、210馬力以上。經過調整后160馬力相當于之前的140馬力,180馬力相當于之前的150馬力。

不過也有增加的馬力段,如90馬力補貼額增加2300元,增幅7.3%,調整后與100馬力補貼額一樣;200馬力補貼額增加了21600元,增幅高達20%,但是這是假象,因為之前的實在太低,幾乎沒有企業生產,且可用210馬力代替。可見,90馬力是此次四驅輪拖調整中的最大黑馬。

(3)調整原因

此次對四驅大馬力輪拖進行大調整,主要是由于近年來出現的“大馬拉小車”問題,以及“只見馬力漲,不見動力性能增”的怪象,造成補貼額虛高嚴重。而且從輪拖補貼資金占比逐年上升的態勢看,行業存在虛假繁榮,也說明補貼額確實偏高,給整個行業降溫也是合情合理。

(4)市場分析

輪拖的補貼資金占總資金的1/3左右,是農機補貼資金安全的“壓艙石”,具有“輪拖穩,則補貼安”的頭雁效應。此次調整讓大馬力四驅輪拖回歸理性,但也對其影響巨大,2018年形勢不樂觀。補貼額減少之后,必將影響銷量,加上這兩年來100馬力以上的大型輪拖企業如雨后春筍般涌現,行業競爭會更加殘酷,下滑是必然的,行業洗牌也將到來。此次調整后,還得防止投機企業將“大馬拉小車”演繹到更高層次,避免馬力的再次“大躍進”。

在補貼的指揮棒下,企業往往按照分檔檔次的下限生產產品,這樣更具有價格優勢。可見,在今后的輪拖型號命名中:100馬力以下將逐步消失以尾數5馬力代號的型號(如554、550),100馬力以上將逐步消失以奇數×10馬力代號的型號(如1304)。而且在目前推廣鑒定不收費,以及定型文件即將取消等情況下,估計部分企業會積極調整產品系列,重新申請鑒定和補貼。

10.輕型履帶式拖拉機

輕型履帶式拖拉機為此次履帶式拖拉機中新增的檔次,要求是“功率≥50馬力;驅動方式:履帶式;橡膠履帶”,補貼額14400元。

這里存在兩個問題:一是如果輕型履帶拖拉機只是將橡膠履帶改為金屬履帶,其他結構不變,那又如何歸檔呢?二是不是所有裝橡膠履帶的都是輕型履帶拖拉機,大馬力普通(重型)履帶式拖拉機采用橡膠履帶如何歸檔?

輕型履帶拖拉機與自走式履帶旋耕機有異曲同工之處,也是湖南省興起的新型產品,在南方水田廣泛應用,與輪拖或鋼履拖相比,這種拖拉機以橡膠履帶為行走裝置,接地面積大,接地壓力小,有優良的行走功能,耕整后田塊平整,不破壞犁底層,實現了水田的保護性耕作。

目前沒有單獨的部級推廣鑒定大綱,湖南、安徽等省制定了省級推廣鑒定大綱。一些企業依據《農業輪式和履帶拖拉機》部級大綱通過了推廣鑒定,但是因為成本相對較低,很多省份也將其歸入12000元補貼額檔次。這次在通用類品目中進行了明確,降低了各省的操作差異性風險,也規范了該行業發展,實乃幸事。

其他產品的補貼額變化情況:旋耕機品目加大了對雙軸結構的補貼力度。4行及以上,35馬力及以上半喂入聯合收割機上漲,回歸到2015年水平。秸稈粉碎還田機作業幅寬≥1.5m的檔次增加明顯。谷物干燥機,連續式的處理量≥50t/d增加明顯,循環式批處理量≥30t下降較大。擠奶機杯組數≥14;脫杯方式:自動;形式:中置(魚骨)式檔次增加明顯;水稻插秧機、貯奶(冷藏)罐、普通履帶式拖拉機等品目變化不大。

由此可見,這次調整最大的就是自走式噴桿噴霧機和大馬力四驅輪式拖拉機等兩個品目,也是近來年發展較快的行業,企業扎堆式的涌現,但出現的違規問題也最多。比如在河北等地出現的大馬力拖拉機小底盤(橋)問題,以及各地通報的自走式噴桿噴霧機補貼比例畸高以及用其他產品改裝等問題。可謂是亂象叢生,早應進行整頓,這次有針對性的進行調整,體現了主管部門的用心良苦和堅定決心。

其實,農機行業中某一類產品趨之如騖的,企業一哄而上,除了行業自身發展機遇好、需求量大等客觀因素外,可能就存在補貼分檔不合理或補貼額偏高的情況。比如前幾年的微耕機(補貼額最高時達2500元,現在800元)、玉米收獲機、水稻收割機等都曾出現類似的情況,經過補貼分檔調整和補貼額降低后,讓那些投機的企業出局,整個行業迅速降溫反而能持續健康發展。行業熱的時候,行業對質量的關注不夠,行業冷下來后反而會將精力更多關注于產品本身。希望這次大型輪拖和自走式噴桿噴霧機兩類產品補貼調整后,也能進入正常發展軌道。

三、補貼分檔和補貼額建議

640.webp (10).jpg

(1)建議調整公示稿中自走式噴桿噴霧機的分檔參數。自走式噴桿噴霧機是此次補貼調整行業異議最大的品目。四輪驅動是專門應對水田、深陷地等惡劣地形提升動力性能,但在小麥、玉米等旱地作物幾乎不需要。四輪轉向主要是為了減小轉彎半徑,以及實現前后輪同軌跡,減少壓苗。但是四輪轉向并不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兩輪轉向也不意味著不能解決這個問題。

簡單用產品結構作為分檔參數一刀切至少有四個弊端:

一是限制產品結構無疑會對技術進步、產品創新起到抑制作用。比如有一種新技術能起到四輪四轉向的作用,但是不能享受補貼。

二是市場需求不吻合。兩驅就能解決的事情為何一定要四驅?這與出現了四驅輪式拖拉機,但是兩驅輪拖還有市場需求是同一道理。所以不能用補貼分檔手段代替用戶選擇,更不能干擾市場。

三是削弱補貼的作用。比如用兩驅兩轉向就夠了,但是沒有補貼用戶從優惠角度就去購買四驅四轉向,但是成本高,與補貼額相抵和兩驅兩轉向的沒差多少錢。

四是單純用四驅四轉向來確定補貼額度有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動力浪費及環境污染,危險系數和故障率更高。

(2)建議加大對新型、先進產品補貼力度。此次公示稿沒有將此類產品單獨列出,而是與同類普通產品享受同等補貼額。比如動力換擋或CVT技術的拖拉機、移動式或空氣熱源的谷物干燥機等。由于此類產品技術含量和成本高,如果與普通同類產品劃入一個檔次,必將影響其價格競爭力,對引導鼓勵使用先進農機產品的導向具有反作用。建議各省份在執行補貼政策時進行具體細化,并單獨分類分檔,農業部視試點情況再研究劃入通用類品目。

(3)建議補貼分檔參數考慮機具綜合性能。目前,絕大部分補貼分檔參數以結構參數為主,如拖拉機的功率、驅動方式,旋耕機的幅寬,打捆機的幅寬等,性能參數比較少。簡單用功率或工作幅寬等結構參數作為分類分檔依據,高端產品和低端產品處于同一檔次,由于低端產品有價格優勢,容易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部分產品可以從機具的性能參數考慮分檔,如單位面積作業效率、單位耗能等方面研究。

(4)建議補貼分類分檔政策與推廣鑒定大綱深度融合。一是這次公示稿中新出現的一些補貼參數在推廣鑒定檢驗報告的技術規格中沒有,或者不明確,或許還得讓鑒定機構開證明或通過完善產品技術規格參數進行。建議采用自我承諾等方式簡化證明。二是目前推廣鑒定大綱中對很多品目和補貼參數沒有定義,如有哪些功能才算深松聯合整地作業機,還有補貼參數(如具有精量功能的指夾式等)大綱也沒有明確定義,對企業投檔和補貼部門歸檔容易造成理解差異。

(5)建議加大對補貼比例畸高的橫向和縱向聯查聯動。補貼畸高已然是目前補貼違規中最突出問題,企業和經銷商是以免費或很低價錢將產品送給農戶,這類產品往往實用型不強,不僅浪費了補貼資金和資源,也擠壓了正規產品的銷量,讓補貼的價值大打折扣,后果嚴重、影響很壞。

目前各省聯查聯動已經做得比較好,初步實現“一處失信,處處受限”效果。建議利用現有的制度、借力打力,農機部門可與其他政府部門橫向聯查聯動,如虛開發票的行為可以移交稅務部門處理,利用他們強有力的處罰制度,讓違規企業望而卻步,形成高壓震懾。

(6)建議強化非通用類產品補貼額的統一性。如果按照2016版仍由各省自行制定非通用類的分類分檔和最高補貼額,存在不統一不規范的問題,難以體現農機補貼政策全國一盤棋的思想。

雖然非通用產品補貼資金只占總補貼資金的20%左右,但是畢竟也是中央財政資金,通用類的一些亂象被逐步治理后,一些投機企業會將目光和關注點轉移到非通用類品目,比如從自走式噴桿噴霧機轉移到自走式風送噴霧機等,比例雖小、貽害很大。

建議仍采取多省牽頭制定,至少分檔參數應一致,與推廣鑒定產品技術規格銜接,增加政策的協調性、統一性和規范性,減低操作的風險性,避免不同省份補貼差異較大,讓企業無所適從。

(7)建議加強新舊補貼政策的平穩過渡。2018版補貼額發布后,各省在此基礎上還要調整,部分產品與2017年的補貼額和分檔方式相差較大,按照“先購機、后結算”的原則,對于2017年已錄系統未結算的產品,如果按新補貼標準,存在補貼額變化較大或按新的分檔方式有可能無法享受補貼的情況,這必將引起購機者、經銷商和生產企業的糾紛。建議按錄入系統的時間節點分別處理,盡早出臺明確意見。

四、企業要關注政策走向

640.webp (11).jpg

現階段,農機行業是一個受補貼政策影響較大的行業,農機生產企業要及時關注政策變化,順勢而為,按照政策導向目標,及時調整產品規劃和發展思路,才能做到有的放矢。此次調整必然對今后3年這20種品目產品帶來深遠影響,影響農民購買意愿和市場行情波動,相關政策需要密切關注。

企業往往只關注補貼額的變化,筆者覺得更需關注補貼分類分檔和參數的變化。對于沒在此次通用類公示稿的其他品目,不用覺得主管部門不重視。只是按照職責分工、各司其職、分類管理,更加便于統籌協調、科學施策。

需要注意的是,農業部公布的是相關機具的最高補貼額,各省一般會結合本省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實施方案和實際工作需要,在不高于農業部發布的最高補貼額情況下對其進行適當歸并、細化,確定具體檔次的補貼額。

對于非通用類目前還沒有消息,根據2016年補貼額調整的精神,農業部統一制定的可能性不大,主要是考慮適宜機具差異性難以兼顧、省級自主性難以發揮等問題。在非通用類補貼額分類分檔和補貼額未公布之前,企業仍可參考各省上一年度各品目的補貼額情況,以及2015版的通用類補貼額和4個省牽頭的40多種品目補貼額。但是不管是通用類還是非通用類產品補貼額,企業還得關注申報補貼所在省的補貼額一覽表,以此為最終參照。

近期隨著《2018-2020年全國農機購置補貼機具種類范圍(公示稿)》、《2018—2020年全國通用類農業機械中央財政資金最高補貼額一覽表(公示稿)》和《農業機械試驗鑒定辦法(征求意見稿)》等農機化政策制度的發布,以及2018年中央1號文件、2018年全國種植業工作要點等“三農”政策的相繼出臺,農機化行業已進入政策密集出臺期。

后續還將陸續發布2018年農業部1號文件、2018年農業部農機化司工作要點以及2018年全國農機化工作會議精神,以及行業最為關注的《2018—2020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指導意見》。還要關注各省的補貼政策、補貼額一覽表以及補貼歸檔通知(分檔變化后,2018年企業所有產品在各省重新投檔是大概率事件)等。

在現階段脫離政策,只顧悶頭干事業,已然行不通。但也絕不能在補貼額上做文章,一味想鉆政策空子,搞小動作投機取巧,最后結局往往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要緊跟時代步伐,緊緊圍繞政策導向,緊密結合企業實際,把精力和關注點放在提升產品質量和滿足市場需求,保持戰略定力,充分練好內功,切實做好產品,提升服務水平。(注: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上一篇
安徽时时有没有单双 安徽时时快3开奖号码 夺金宝缩水 炸金花大小顺序图解释 j江西时时走势 北京赛官网 黑龙江省11选五开奘结果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 体彩P3最近50期开奘结果 彩票一千万收多少税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五大联赛哪个水平最高 北京pk网站 极速赛车75秒在线预测 手机赌博开挂器免费 重庆时时两码不定位